Playback Theater進入學校的可能 — 時刻劇場觀後感

香港教師戲劇會計劃統籌 李芷泓

2016年9月26日

中秋節翌日,9月16日的晚上,香港教師戲劇會一行五人,包括主席和幹事們,來到位於石硤尾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黑盒劇場,欣賞大樹社區藝術團的時刻劇場—一人一故事。劇場裡放著二十來張小木凳,讓觀眾近距離欣賞演出,主持人在輕鬆的氣氛下與觀眾聊閒,談談大家過了怎樣的中秋,一位小男孩雀躍地分享了自已燒樹葉的經歷後,演員便開始了第一段的即興演出。

時刻劇場(Moment Theater)是…

源於一人一故事劇場(Playback theater),2006年由Conductor - Grad Leung開始的實驗劇場,觀眾在主持人的引導下分享自己故事的片段,表演者即興透過形體、台詞、畫畫和音樂等多元的藝術模式演出,把觀眾的經歷重新呈現眼前。

理念

時刻劇場重視生命中每一個重要的時刻,他們相信,人的經歷往往經過時間的洗滌,最後只會剩下一兩個畫面,能在腦海中留下的時刻,都是最特別的,因此,時刻劇場的演出從觀眾分享的故事中,取出最深刻的一個情節、一個畫面、一個感受去演出。

另外,他們亦相信每人也有分享自己故事的需要,透過時刻劇場,觀眾有機會分享內心的想法、珍惜的經歷,能夠面對自己,成為自己回憶的觀眾,其他觀眾也可能會找到共鳴,在同一個空間內,分享不一樣的感動。

演員的訓練

雖然是即興形式的演出,但與一般的戲劇一樣,時刻劇場的演員都需要恆常的練習,不同的是,他們更需要練習的是默契,瞭解各位合作演員身體的習性,多感受舞台環境,慢下來,聆聽大家的身體。

時刻劇場的表演者都各有強項,而且本身富有表演經驗,在排演的過程中,演員發現哪裡不足,就集中訓練那個範疇,例如集中提升各人形體的感覺,發掘身體的可能性。慢慢地,當Conductor提出想法,演員就會積極提出實行的方法,令時刻劇場有更多元的發展方向,變成一眾表演者共同創造出來的演出。

困難

與本地藝術的生態一樣,藝術團體要發展就需要資源。但幸運的是,時刻劇場的演出其實並不需要很大的場地,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空間,適合任何人觀看,太大型的演出,反而會令觀眾有距離感,較難令觀眾輕鬆地分享自己的故事。此外,劇場Conductor, Grad表示當然也希望能給予演員一個較合理的薪酬,令到時刻劇場的發展可以更有持續性。

未來發展方向

繼續推廣,讓更多人接觸到時刻劇場。由06年開始實驗劇場至今,從長時間合作的有經驗演員身上已經看見一個漸趨成熟的多元藝術演出模式,是時候可以推出公開工作坊,讓大眾體驗這一種即興的演出,有時從未接觸過一人一故事的表演者身上看見珍貴的純粹和真實,更為驚喜。

希望劇場能進入學校—有人的地方,就需要分享。現今學生面對各方面的壓力,或許需要一個新的角度去理解自己;另外,也可以透過舉辦工作坊,令學生可以用自己擅長的藝術形式去說自己、同學或老師的故事,得著滿足感。

時刻劇場配合學校教育的可能性
到底時刻劇場能否引入學校呢?我們認為是可能的,時刻劇場對學生能起到輔導的作用,有助學生成長。例如把時刻劇場搬到課室,班主任能從學生分享自己最深刻的時刻中,更立體地認識他們,令學生能肯定自我;又例如,在中六學生備戰文憑試充滿壓力的時候,在時刻劇場分享他們在準備公開試期間的一些時刻,透過重新看見自己難忘的畫面,或許能看到壓力的源頭,從而舒緩壓力,明白如何能放下沉重的負擔,平常心面對挑戰。

總括而言,時刻劇場能令學生正視自己的情緒,再配合學校的資源,如社工、輔導老師的幫助,相信學生可以因此認清自己、釋放內在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