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的社会道德 - 评《罗密欧与朱丽叶》﹝本文称为《茱罗记》﹞

五旬节林汉光中学 钱德顺
会讯第28期 (2004年3月)

很多不文东西!

我在学校是当戏剧组导师,和其它导师一样,每年总得指导学生创作一两出短剧。为了提升自己和学生的艺术水平,我们一众戏剧组导师会带着学生到剧场欣赏各适其式的创作。但舞台上的不文对白总令我们担心,一则恐怕对学生产生不良影响,二则怕家长追究。记得一次带领一众中一学生去欣赏某大剧团的学生专场,既然他们以「学生专场」向学校招徕,我便不以为然。谁知,开场不久,才发现不文对白和身体语言满场飞。

今次又带了学生看演出,谁知开场不久,不文对白和动作又满场飞了。我固然知道《茱罗记》原著中不文的部份是有的,但今次在舞台上看到的,比原文实在多了些、低俗了些。身为教师,虽然背负着捍卫社会道德的责任,但倘若是剧情需要,教师也能接受不文的对白。然而,我们不能接受那「为不文而不文」的对白,纵然原著是如此,翻译时也应收敛一点、含蓄一点。今次《茱罗记》的不文对白并不能预期地得到观众席的笑声,这是否反映着改编者轻看了香港观众的文化素养呢?

导演有不少令人喜爱的地方

在舞台调度方面,这剧有不少令人喜爱的地方,尤其是群戏的处理,非常好看。群戏包括开场、末场、打斗的片段、舞会……可观性甚高。开场和末场里,数十人合力唱和的声音也很有感召力,像要向全世界,甚至整个宇宙宣告爱情的力量。

此外,服装的蜕变也是很具特色的。由莎士比亚的时代渐渐蜕变到现代,角色穿上不同服装来演译对白,给观众不同感觉。当然,不少朋友都不甚喜爱这样的部署,但艺术的知音人总是可遇不可求的。

整个场景也散发着浪漫的气氛。那大型的活动台阶、大月光,加上精心设计的灯光,教人心醉。可惜,那些吊下来的椅和千秋可真太大了,放在舞台显得有点儿不对称,也比较笨重了点儿。加上后台工作人员换台的技巧欠熟练,不时破坏了戏剧的气氛。

然而,导演在此剧的处理仍有不少地方需要斟酌的。开场和末段,演员是否有必要穿着如内衣裤般的服装?导演在这剧安排了演员在不同阶段穿着不同时代的服装,推论导演期望从开场的服装上给予观众一个原始的感觉,可是,其选择黑色,是否能够给予观众原始的感觉呢?演出后,曾与多名观众交流,彼此皆没有那预期的原始感觉呢!

导演欲藉此剧表达恋爱是历久常新的经验,自创世以来,如《茱罗记》的恋爱故事不断在我们中间重复,亦将重复到永恒。但剧中表达了的是甚么经验呢?茱、罗之间的相爱欠了点说服力,两人在舞会初遇的一场平淡而短促,然而,仍安排如此多的亲热场面,这实令观众难以信服。我认为,那一刻给观众的冲击和说服,比舞会后的晚上,二人私订终身的一场还重要。一见钟情虽然令人津津乐道,但始终是稀罕至极,需要更多的说服力。

演员演译欠成熟

《茱罗记》是莎士比亚颇出名的浪漫爱情剧,但这次演出总难叫人感动。我想,演员应负上很大的责任。近年,我多次欣赏演艺学院的戏剧演出,演员的表现总是叫我失望,跟他们的师兄师姊们实在不能相比。

演出一开始,已经很难听得清楚演员所说的话,他们几乎全都说得太快、太细声。说话太快,观众要很留神才能听到演员所说的话。声音太小,这可能归咎于收音器不理想,令效果欠佳。《茱罗记》本以对白和诗来引发观众兴趣的,但由于演员演译平板、欠节奏感、对比不足、更欠缺了朗诵诗歌的韵味,这都令观众对对白产生错误的观念,认为对白太长、太乏味了。可是,只要我们好好咀嚼台词,不少诗情画意的地方,都未能因为演员的表演而得到满足,这是否反映演员对如诗歌般的台词不了解?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