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中学戏剧教育 - 新加坡戏剧教育考察分享

黄丽萍 (本会副主席)
会讯第43期 (2008年3月)

引言

今年二月十至十三日,香港戏剧教育工作者一行十七人,包括本会的正、副主席走访了新加坡四所中小学,并 National Arts Council (NAC)、Singapore Drama Educators Association (SDEA)、师训大专院校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 (NIE)及三个剧团,了解新加坡当地的戏剧教育。访谈的对象包括当地的戏剧教育工作者、学校的戏剧教师、艺术工作者、大学讲师及政府官员,我们也在各中小学观课,了解当地学与教的情况。

中学的课程

新加坡的中学戏剧课程,由政府教育部 (Ministry of Education, MOE)推动,为高中同学而设,供高中同学报考的公开试,采用英国Cambridge的考试范围。有意开设高中戏剧科的学校,可向MOE申请,MOE会就学校的设施和师资作出评估。一般来说,戏剧科教师须取得类同LTCL的资历。现时,有五所中学开设高中戏剧课,来年会再多四所。

Cambridge的戏剧试,既着重学生的表演技巧,包括说话(Speech)能力,演绎文本的能力,也要求学生自行编演戏剧。评估方面,六成为校内评估,四成为公开笔试。为保持校内评估的公平性,教师须接受MOE的培训,以确保各校的评估有一定的客观性。

据了解,开办高中戏剧课程的学校,其初中都有开设戏剧课,但这并非MOE的要求。新加坡与香港教育制度的不同之处,在于新加坡在小学后会按成绩而将学生分流,成绩好的一群读四年制中学,即两年初中,两年高中;稍逊的读五年制中学,即两年初中,三年高中。同一所学校,同时存在着四年制和五年制的中学。按我们走访的中学,学校会为各初中班提供戏剧课,但高中戏剧都只供四年制同学选修。事实上,成绩较佳的同学,较能应付Cambridge的戏剧试。

初中的戏剧课程都是学校自行设计的,内容也是本港戏剧教育同工所熟悉的,包括说话、形体、文本演绎等,某程度上是为高中课程作好准备。高中的内容也包括了言语、形体、文本演绎和赏析,并有编作剧场等。

说话技巧

香港的戏剧教育同工,不少主张让学生以戏剧为探索和经验人生的工具,戏剧具备如此功能是无庸置疑的。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学生能有效运用戏剧,必须对戏剧这门艺术的形式和技巧有基本的掌握,在戏剧众多的技巧中,说话技巧最为重要。

新加坡的高中,由于以Cambridge的 Speech and Drama为教学范围,学校的戏剧课程着重

培养学生的说话技巧,此范围与London Trinity的戏剧分级试相若。作为中学戏剧教师,我很同意此一主张,认为培养学生的说话技巧,能使学生终生受用。

按London Trinity分级试的说话技巧,首要在声音投射(projection)。戏剧是群体参与的艺术,那么,在教室的分组演绎中,学生的说话最起码能让同组同学听到,其后要能让全班同学听到。此外,还有其它的语言技巧,如读音(pronunciation)和吐词咬字(articulation)。吐词咬字是当前语文老师的极大难题,懒音在学生群中泛滥的程度极为严重。其它的说话技巧如强调(stress)、停顿(pause)、语速(pace)等,旨在让学生能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念,也能准确地聆听别人的说话。

文本演绎

在我们走访的中学中,其课程均要求学生演绎文本。初中的文本都由教师提供,教师将全班分为五至六人一组,各人均需要参与演出,并负责服装、化妆、布景、音效等后台工作,而音效控制则邀请其它组别同学协助,演出时间约十至十五分钟。我个人很认同在初中时有文本演绎,这可加强学生对戏剧艺术的整全了解,亦可让他们有更多的成功感。

高中的文本则开始使用名著,我们观课时看到的是Arthur Miller的选段 ‘Crucible’。但我认为香港的高中戏剧尚未能于此借镜,因为在新加坡开设高中戏剧科的学校中,都是全校只有一班,每班人数不多于十五人,是戏剧教师从初中二百多名同学中挑选出来的,说话和形体的能力相当高。此外,由于新加坡高中戏剧科具备升学价值,每周有五小时课,如此充裕的教学时间,可容纳丰富而多元的课程。反观香港的情况,高中开设戏剧课程的津贴中学已不多,在仅有的数间学校之中,每周只有两节课,教学时间远逊于新加坡。另因戏剧在香港不具备升学的价值,与其它主流的艺术科一般,学生多不愿投放时间和心力。

但我认为这个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随着新高中的中、英文科引入了戏剧作为选修单元,学生将更乐意投放更多资源在戏剧上。不过,香港教育局建议两个语文科的选修单元教学时数只为28小时,约为新加坡的教学时数的八分之一,在教学目标和成效方面,当然需要作出一定的调整。

体验和探索人生

戏剧其中的一个重要学习效能,就是从创设情境中让学生体验和探索人生。学校戏剧所创设的情境,亦大多会沿自学生日常周遭所遇到的事情。以我们所观看的一个新加坡中二级的课堂为例:老师带领学生进行过程戏剧(process drama),透过一封简单的书信,激发学生思考一学童离家出走的原因;又透过学生入戏,让学生扮演记者和邻舍,即兴说出他人对该离家出走的学童的看法;最后,学生进行坐热垫(hot-seating),让众学生面见那主人翁,了解他离家出走的心情,并劝喻他与家人多作沟通。

单看这节戏剧课,我们不难有如下的结论:透过上述的过程戏剧,学生一方面运用戏剧表演技巧,另一方面亦把戏剧带进人生里去,创设情境,让学生探讨身边的人和事,尝试逆地而处,了解个中的心情和感受,从而为他们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由于该班中二级学生的即兴技巧非常高超,当他们接到教师的指示时,只围圈商讨,并没有经过任何实质的排练,便在即兴演出中,说话和形体都做得相当出色,而难以置信的是演出时的画面结构和空间运用也非常精确。按笔者的戏剧课堂经验,不难看出课堂是经过排练的,而该校教师亦证实笔者的猜想。

笔者提出以上观察,是想指出同工应如实地反映戏剧教育的过程和效能,不需要作任何修饰,以免使观察者得出一个过分乐观甚或错误的结论。

特殊学校

除一般的学校外,我们亦到访一所特殊学校。该校乃收取全新加坡成绩最差的一群。学校透过戏剧及其它艺术经验,让学生学习尊重,以及提升自我形象。该校开办了两年,是新加坡政府特定开设的。依我们到访当天所遇见的学生,他们都很有礼貌,面带笑容,主动跟我们打招呼。

我们参观了其中的舞蹈课。老师为合格的戏剧教师,虽为舞蹈课,但活动亦包含了很多剧场练习。透过简单的肢体练习,训练学生的肢体运用,培育他们与人沟通时的自信心。虽然他们的学业成绩稍逊,但从艺术教育方面,又能见到他们可以成材的一面。这次参观,更肯定了戏剧对学生成长的好处,学生不但学习艺术技能,从中更认识自我,建立自我形象,对他们的成长有着正面的影响。

总结

总的来说,这次新加坡交流,可谓获益良多。我们不但到访不同团体和学校,认识新加坡戏剧教育;我们一行十七名香港戏剧教育工作者,更不时一起分享、讨论,从新加坡的戏剧教育检视我们香港的戏剧教育制度及现况。

新加坡的戏剧教育获教育局正式推行只始于2006年,其制度、师资培训、支持等都相当完备。反观我们的戏剧教育,前途又如何?我们的政府会否借鉴新加坡的经验以发展戏剧教育?无论如何,我认为在这阶段里,我们仍须为戏剧教育努力,好好以戏剧教育我们的下一代,让他们透过戏剧,学习更好的沟通能力、表达能力;从多角度思考,探索人生。

返回